资讯动态 媒体关注

又“见面”了,“上海女儿”

“上海女儿:程乃珊”新书系列活动小记

2018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上海企业将已故作家程乃珊生前着墨最多的▓上海城市叙事作品重新整理为《上海Color》《上海Memory》《上海Lady》《上海Taste》4卷,为上海的▓克勒腔调、弄堂记忆、女性剪影、舌尖风云,留下张张毕肖的▓画像。8月,这套书借势上海书展接连举办了三场主题、规模、侧重点不同的▓活动,各有成效。

图片1

“上海女儿:程乃珊”纪念收藏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8-8

8月17日:上海书展七夕首发式

“曹可凡属于老派的▓,但绝不老式。他属海派,但自有一道坚定不移的▓底线。这恰巧就是□□真正上海先生的▓特点。百年风云,云卷云舒,上海的▓城市学问不是□□一天打造出来的▓。为了生存,上海男人在时代的▓洪流里沉浮颠簸,渐渐打磨出一套顺应大都会游戏规则的▓应变能力,从而形成很独特的▓上海先生的▓特点……”

8月17日晚,上海书展中心活动区舞台,当曹可凡用沪语朗读起这段描述他自己的▓文字,读者越聚越多。

这是□□一场特殊的▓新书首发式,舞台两侧大屏幕上是□□“缺席”的▓主角、已故上海女作家程乃珊的▓照片。曹可凡朗诵的▓这段文字就出自程乃珊笔下,“这段话看似写我,实则是□□她对海派学问的▓深度思考。”

这是□□2018年上海书展1100多场活动中的▓一场,现场被数百枝红、白玫瑰装点,与“七夕夜”这一主题似乎不谋而合。但主持人方舟说明道:“在七夕成为澳门情人节之前,它以少女拜仙与乞巧为传统节俗,应该说,它的▓原型是□□女儿节。”

选择七月初七女儿节这天举办“上海女儿:程乃珊”纪念文集首发式,是□□一次有心的▓策划。“早在一年前,当大家为这套文集的▓名字苦思冥想的▓时候,偶然翻到2013年第5期《上海文学》,当期刊有程乃珊的▓绝笔《就这样慢慢敦化成上海女人》,还有赵丽宏老师的▓一篇评述,题目就叫:她是□□上海的▓女儿。”编辑刁俊娅回忆道,“当时大家说,对了,就是□□它了。再没有谁比她更贴合这样一声昵称,也再没有比女儿节更妙的▓日子,将这样一套书献给她书写一生的▓城市。”

读者没有忘记“上海女儿”。8月17日当天,台风“温比亚”席卷上海,暴雨如瀑,在这样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书展中心活动区仍然被挤得几乎无立锥之地。首发式还未开始,为活动准备的▓200套书就几乎售罄,等待签名的▓读者沿着楼梯一直排到了二楼。

8月20日:“走进女作家的▓客厅”小型文艺沙龙

“程乃珊是□□个热情的▓人,是□□个喜欢热闹、醉心于生活品质的▓人。她家三楼的▓客厅自然而然成了她身边那群人活动的▓沙龙,经常宾朋满座。她的▓笑声漂浮在各种声音之上,是□□每次派对的▓主调,像烛光感染着大家。那种无拘无束的▓交谈,让学文学的▓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书本里见过的▓乔治·桑和巴纳耶娃的▓文学沙龙。”

这段话来自文艺评论家毛时安,也是□□本场活动主题的▓灵感来源。多年前,这群在上海文学界各自发光发热的▓年轻人常常汇聚在程乃珊家的▓客厅;如今,他们在位于张爱玲故居楼下的▓千彩书坊重现了这间“女作家的▓客厅”,共同怀念女主角程乃珊。

毛时安评述道:“如果说,早年的▓文学写作还仅仅是□□因为文学带给了她巨大的▓个人愉悦的▓话,那么,这次重投文学写作的▓怀抱,则出于一种强烈的▓使命和自觉的▓学问意识。时代的▓巨变固然令人兴奋,但学问的▓断裂同样让人心疼。特别是□□像上海这样一座有着特殊的▓近现代学问传统的▓现代城市。正是□□这种强烈的▓自觉,使她成为新世纪以来,发掘、传播老上海学问和生活习俗的▓最重要也最有影响的▓作家。”

本套书主要选取程乃珊2000年以来的▓非虚构作品,这一点引起了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作家万燕的▓兴趣。她指出,新旧世纪相交的▓这一年,也是□□程乃珊创作生涯的▓分水岭——自此,她一头扎进非虚构写作的▓天地,开始四处寻找上海老人,致力于发掘和再现上海被时间蒙尘的▓传奇。“这是□□一个相当豪侈的▓编辑,她把那些可以生发出长篇小说的▓蓬勃的▓独特的▓素材,全部以非虚构的▓方式摊开来供大家看。”万燕说。

活动现场小而温馨,仅三十六座,不少人都是□□站着听完全程的▓,其中包括当天从苏州搭乘高铁赶来的▓热情读者。

8月20日:“老克勒·小女儿·大上海”签售会

2018年上海书展期间,上海市资讯娱乐局、Tencent大申网、现代书店在静安嘉里中心共同打造了一角书展分会场,借商场人气及网络直播联动推广,效果显著。“上海女儿:程乃珊”的▓第三场活动,也正是□□在这人流攒动的▓商场中庭举行。

作为程乃珊小说《穷街》所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的▓主演,著名主持人陈燕华与其交往颇深。她表示,程乃珊的▓文字魅力,首先来自其双线并行的▓人生经历。其祖父程慕灏为近代著名金融家,丈夫严尔纯则来自远东第一豪宅“绿房子”,是□□昔日上海滩颜料大王吴同文的▓外孙。

另一方面,除去作为钟鸣鼎食的▓大小姐之外,程乃珊还有另一重身份——中学英语老师。“她当年教书的▓中学在杨浦区的▓惠民路上,逼仄、潮湿,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学校门前有几只开了盖的▓马桶,那是□□对面弄堂里的▓住家洗刷完后拎出来晒太阳的▓。程乃珊每天在静安寺和惠民路间往返,就像穿越两个截然不同的▓部落。这段生活让她切实地走进了小市民阶层,并且对他们的▓喜怒哀乐有了深刻的▓洞察和理解。”

从罹患白血病到走向人生终点,程乃珊在写作中度过了最后16个月。尽管早已辞去上海作协专业作家的▓职务,并经受着痛苦的▓化疗,她依然坚持以口述的▓方式继续创作,这些作品也留在了本套文集中。“她总觉得,一天不写东西,这一天就是□□白活了。”丈夫严尔纯说。

本场活动以陈燕华用沪语朗读程乃珊作品《弄堂》段落作为尾声,也为“上海女儿:程乃珊”8月娱乐以来的▓系列活动画下了句点。据悉,当天活动的▓直播吸引了逾1.7万人同时在线观看。

责任编辑:袁思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资讯
联系大家技术支撑友情链接免责条款
主办单位: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网站开发维护:威尼斯官网数字传媒有限企业
Copyright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2020,All Rights Reserved
www.theperhaps.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em id="mnrqbt675"><legend id="rvskuf286"></legend></em><th id="sfbljh462"></th><font id="wqmihj245"></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