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动态 媒体关注

“理解启蒙运动”的▓历史

QQ截图20181105095249

《启蒙观念史》,[意]文森佐·费罗内著,马涛、曾允等译,商务印书馆2018年10月第一版,69.80元

什么是□□启蒙运动

什么是□□启蒙运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但也难以给出唯一定义的▓问题。当启蒙运动实际发生时,法国人通常是□□用Lumieres(光——复数)来表述。正因为如此,当时受到启蒙运动影响的▓德意志人也就开始发问,什么是□□启蒙运动?1783年,《柏林月刊》就以“什么是□□启蒙运动”为题进行公开征文讨论,一批思想家都踊跃参与,发表各自的▓见解,其中康德的▓文章最有影响。1784年,康德在《答复这个问题:什么是□□启蒙运动?》的▓文章中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当其原因不在于缺乏理智,而在于不经别人的▓引导就缺乏勇气与决心去加以运用时,那么这种不成熟就是□□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了。Sapereaude!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运动的▓口号。”

就思想传统而言,17世纪法国思想家笛卡尔最早高扬起了理性,18世纪时,法国启蒙思想家接过笛卡尔理性批判的▓大旗,不仅更为勇敢地展现了自己的▓批判精神,而且也将理性的▓批判对象扩展到了当时的▓“旧制度”。在这批启蒙思想家看来,理性的▓批判决不应仅限于像笛卡尔所指向的▓纯思辨的▓常识领域,而应扩展到宗教、政治、社会等一切领域。于是□□他们高举理性的▓旗帜,要用理性来批判一切,裁判一切,重构一切。在政治领域,他们要求改变旧制度下的▓专制制度,要消灭专制主义,实现和保障人的▓权利;在社会方面,他们批判等级制下的▓世袭特权,要求消除阶层固化,实现平等;在宗教领域,他们反对教会权威,反对宗教迷信,要用人的▓理性取代神的▓意志,彻底打碎强加给人民的▓宗教枷锁;在常识领域,他们倡导科学常识,进行科学探索,推动科学实验和发现,把人民从蒙昧无知的▓状态下解放出来。因此,在探索真理的▓道路上,理性的▓分析在认识与思维方式上必然是□□批判性的▓、革命性的▓,它要去重新审察一切,度量一切,裁判一切。狄德罗大声疾呼:“应当毫无例外地大胆地检查一切,动摇一切,应当把所有这些空洞无益的▓幼稚的▓东西踏在脚下,把不是□□理性设置的▓障碍物统统推倒,给科学和艺术以对它们十分珍贵的▓自由。今天,哲学正在阔步前进,它把受其裁制的▓一切对象都置于它的▓统治之下,它的▓声音是□□最强音,人们在开始挣脱权威和陈规旧例的▓羁绊,以坚持理性的▓法则,几乎没有一本原理和教条的▓书使他们完全满意。”达朗贝尔把他所在的▓世纪称为哲学世纪,其含义为理性的▓批判要涉及一切领域。他说,哲学不是□□别的▓,就是□□理性之应用于它能够对之发挥作用的▓对象。具体来讲,18世纪从世俗科学的▓原理到宗教启示的▓基础,从形而上学到鉴赏力问题,从音乐到道德,从神学家们的▓烦琐争辩到商业问题,从君主的▓法律到民众的▓法律,从自然法到各国的▓任意法……这一切都受到人们的▓讨论和分析,或者至少也被人们所提到。这也正如恩格斯所说:“他们不承认任何外界的▓权威,不管这些权威是□□什么样的▓。宗教、自然观、社会、国家制度,一切都受到了最无情的▓批判;一切都必须在理性的▓法庭面前为自己的▓存在作辩护或者放弃存在的▓权利。……以往的▓一切社会形式和国家形式,一切传统观念,都被当作不合理的▓东西扔到垃圾堆里去了……从今以后,迷信、偏私、特权和压迫,必将为永恒的▓正义、为基于自然的▓平等和不可剥夺的▓人权所排挤。”这批哲学家所进行的▓全面深刻的▓理性批判便是□□大家所说的▓启蒙运动。

在这批启蒙哲人中,最杰出者为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和卢梭。在一个还处于专制王权统治,娱乐遭到审查的▓时代,这些启蒙思想家不顾个人安危勇敢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正是□□因为他们真诚地希翼启发民智,要把潜藏于每个人自身之中的▓理性召唤出来,挣脱任何外在权威的▓束缚,使人类走出不成熟的▓依附和奴役状态,成为敢于运用自己理性的▓独立的▓、自由的▓人。伏尔泰认为,必须要按理性行事,不能让人陷于无知中,挣扎于谬误中,生活在暴政下,过不幸的▓日子。他们相信,理性的▓阳光必将冲破迷信与专制的▓漫漫长夜,给人们带来光明与幸福。因而启蒙思想家所掀起的▓启蒙运动(Enlightenment),使18世纪成为“哲学的▓时代”“理性的▓时代”“光明的▓时代”“批判的▓时代”。理性的▓启迪、运用与批判是□□哲学家的▓重要任务,在理性的▓引导下摧毁神权、王权和特权,追求与实现人的▓权利、自由和平等便是□□启蒙运动的▓主要内容,也是□□启蒙的▓内在精神,同时也成为了18世纪的▓时代精神。

在18世纪,这批法国启蒙思想家被称为哲学家、哲人、智者,意指以批判和寻根问底的▓精神去探讨一切问题,哲学家的▓气质在于按秩序精神和理性来行动。这批哲学家赋予了自己独特的▓特性和使命,如斗争性和批判性,具有强烈的▓改造社会和改善人的▓命运的▓责任感等,并要在理论的▓思考和实践的▓批判中展示这种特性和实现其使命。“哲学家只有使自己成为能对他的▓同作做出贡献时,他才有权利对自己做出估计。”哲学家并不为自己,而是□□为别人,“只对自己有好处,就是□□一无好处”。“因此让大家自由写作,也自由行动吧;让大家从写作和行动中显示出一个共和主义者引以自豪的▓独立性吧。一个顾虑重重、畏缩胆怯的▓作家,是□□不能为人类的▓精神和他的▓祖国效劳的▓。”在流亡期间,启蒙思想家孔多塞写下了《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怀着对人类进步的▓理想,饱含热情地呼吁必须改善人类的▓境况,要让所有人都得到幸福、全人类实现进步。总之,在这些启蒙思想家看来,要确立每个个体的▓权利,实现每个人的▓价值,让他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启蒙思想家的▓这些思想随后鲜明地体现在法国革命的▓《人权宣言》中。1789年7月14日革命爆发,8月26日便通过了《人权宣言》,庄严地宣布:“组成国民议会的▓法国人民的▓代表们,认为不知人权、忽视人权或轻蔑人权是□□公众不幸和政府腐败的▓唯一原因,所以决定把自然的▓、不可剥夺的▓和神圣的▓人权阐明于庄严的▓宣言之中……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这些权利就是□□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

由此,对启蒙运动的▓认识就不应当仅仅局限于思想观念这一维度。不可否认,启蒙运动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但本质上,它以理性为中心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对世界的▓思考方式。启蒙思想家们重新建立起了对世界的▓全新理解,并且以此为基础来重建一个新的▓社会,重建一种全新的▓社会结构和运行逻辑,以及支撑这一切的▓常识体系。

对启蒙运动阐释者的▓再阐释

在澳门迈向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启蒙运动充任了很重要的▓思想资源,从“五四”以来,一些思想家一直推进在澳门的▓启蒙。到20世纪80年代时,一批学人还在呼吁要进行“新启蒙”。由此可见启蒙对于澳门的▓意义。但如果大家回到学术研究本身,便会发现大家对于启蒙运动的▓研究,实际上还远远不够。例如,至今大家还没有系统地翻译过国外学者对启蒙运动研究的▓最新学术成果,所以大家今天讲“启蒙运动”,在一定程度上仅仅把它看作是□□一种意识形态,或是□□一种思想价值资源,而没有真正成为学术研究。但需要提醒或切记的▓是□□,如果没有真正的▓学术研究,期待运用所谓的▓思想资源来启迪民众,引领历史前行的▓话,可能会偏离启蒙运动内含的▓意旨,反而会是□□历史的▓误读与误导。因此,在今天新的▓环境和条件下,大家务必要从学理与学术上重新思考启蒙运动,从而为社会的▓前行提供丰富而充足的▓思想资源。

正是□□在这一意义上,很高兴看到《启蒙观念史》一书中文版面世。本书的▓编辑文森佐·费罗内(VincenzoFerrone),是□□意大利著名的▓思想史家,长期研究启蒙运动,是□□这一领域的▓权威学者。2010年此书在意大利娱乐后,随后于2015年被翻译成为英文在普林斯顿大学娱乐网站娱乐。由于师从于意大利史学家弗朗哥·文丘里和美国史学家玛格丽特·雅各布,因此,他熟悉欧洲和英美对18世纪启蒙运动研究的▓学术脉络,同样,作为生活在无论是□□思想还是□□社会都已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这就注定了他和上一代学者例如美国思想史家彼得·盖伊,以及他的▓导师文丘里有着不一样的▓视角来思考启蒙运动。在此,简单回顾一下启蒙运动研究的▓学术史,即可理解费罗内这一代学者和彼得·盖伊等上一代学者之间的▓差异。彼得·盖伊相继于1966年和1969年娱乐了关于启蒙运动两卷本皇皇巨著,成为这一时期对启蒙运动集大成式的▓综合性研究成果,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自20世纪80年代之后,学者对启蒙运动的▓研究开始转向,不再从一种整体性上研究启蒙,开始重点研究法国启蒙运动内部的▓差异性;同样,也不把法国的▓启蒙运动看作启蒙运动的▓唯一表达,而开始在空间维度上关注诸如苏格兰启蒙运动、意大利启蒙运动等多种类型的▓启蒙运动,从而在多样性的▓维度推进了启蒙运动研究的▓深入。另一方面,学者们也开始从以前只研究启蒙哲人这些精英思想家转向研究普通人如何接受这些思想,将“启蒙”发展成为了一种“运动”。对这一领域的▓开拓性探讨包括了书籍史和阅读史,也被总称为“新学问史”,这以法国历史学家罗杰·夏蒂埃和美国历史学家罗伯特·达恩顿为代表。另一分支则为常识社会史的▓探讨,如英国历史学家彼得·伯克,侧重于研究启蒙运动所开启的▓常识体系如何建立。更值得一提的▓是□□,自后现代出现之后,对将启蒙运动等同于现代性展开了反思,重思启蒙理性的▓主导性地位。饶有意义的▓是□□,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语言转向”也刷新了思想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诸如文本、概念和修辞等成为思想史研究的▓中心内容。

本书娱乐后,立即获得学界的▓称赞,认为本书对启蒙运动做出了视角独特和富有挑战性的▓阐释,促使学者们重新思考启蒙运动和以及对18世纪的▓理解。这独特性和挑战性体现在,编辑并不是□□直接研究启蒙运动那些思想家们,或者说没有去研究启蒙运动,而是□□从概念史的▓视角对18世纪以来思想家们如何界定、阐释启蒙运动作出了梳理和辨析。与此同时,编辑又通过对历史研究范式转换的▓梳理,如从政治史到社会和学问史等,思考历史学家们如何研究与理解启蒙运动。这样,在观念和历史两个维度的▓结合中,编辑详细考察了启蒙运动,以及对启蒙运动遗产的▓继承与反思,从而回答了什么是□□启蒙运动,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乃至现代性之间的▓关系。可以说,编辑另辟蹊径,在对启蒙运动阐释者的▓再阐释中深化和推进了启蒙运动的▓研究。

责任编辑:袁思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资讯
联系大家技术支撑友情链接免责条款
主办单位: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网站开发维护:威尼斯官网数字传媒有限企业
Copyright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2020,All Rights Reserved
www.theperhaps.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em id="mnrqbt675"><legend id="rvskuf286"></legend></em><th id="sfbljh462"></th><font id="wqmihj245"></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