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动态 媒体关注

100个新知故事

20世纪80年代后期,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曾以“新知文库”的▓名义,娱乐过一批译介西方现代人文社会科学常识的▓图书。2006年,再次推出“新知文库”,第一本是□□《证据:历史上最具争议的▓法医学案例》,近日,“新知文库”娱乐了第一百本 《来自澳门的▓礼物:大熊猫与人类相遇的▓一百年》。在每年的▓北京书市上,笔者都能看到读者在新知文库边上“淘”。不少人只是□□先买了几本看看,最后忍不住集齐全套。本期书乡周刊特约三联书店学问分社社长徐国强讲讲12年100本书的▓故事。

招你就是□□做新知文库的▓

我是□□2006年进入三联书店的▓,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至今唯一的▓一份工作。

当时我一心想着找一家能继续凭兴趣看书的▓单位,却又能“述而不作”,不必头疼发文章,于是□□投了几家不错的▓娱乐网站,最终也都收到了聘用通知。三联那份来得最早,因为早就心怀敬仰,我忙不迭地答应了。

应聘的▓时候,领导们有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招你来三联,就是□□来做新知文库的▓。”我的▓宿命似乎在此刻定格。我对三联的▓吸引力,大概在于我驳杂的▓学科背景——我先后学过物理、中文和科学史,曾分别打算做科学家、文学家和学者未遂,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于是□□就跑来做编辑。

我是□□2006年入职的▓,前一年年底,也就是□□2005年11月的▓时候,三联开了选题会,几位社领导通过了要做新版新知文库的▓决议,具体由黄华老师所在的▓新知编辑室负责,这倒是□□也名正言顺。眼瞅着新知文库做了起来:最初做了几本小开本的▓,成品尺寸是□□145毫米乘以210毫米。一年时间陆续做了六本,分别是□□《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劲歌:迪斯科简史》、《关于时间:历史有多长》、《疾病的▓世界地图》,以及“曾志朗话科学”的▓两本《月亮的▓幻觉》、《跑马溜溜的▓秘密》,这些书封面上的▓色块像迪拜的▓帆船酒店一样挺着肚子,书也都没有编号。一切不够顺利,这套书没有成功,读者和业抹堏反响都欠佳。实际上,这时大家的▓思路还在瞄着老版新知文库的▓影子,有种在做小册子的▓感觉,六本书都很薄。

这里不妨先提一下老版的▓新知文库,它是□□1986年刚恢复独立建制的▓三联书店在编“现代西方学术文库”时的▓一个副产品。编委会因为“学术文库”无法收入一些先容性的▓二手著作和篇幅较小的▓名著,又不愿意放弃这些资源,便将之整理成系列,希翼读者能将之与学术文库参照阅读。但能啃动“学术文库”的▓读者毕竟有限,反倒是□□这些并不那么学术化的▓小册子,更受大众的▓喜爱,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常识普及大潮中取得了不小的▓影响。

关于丛书的▓娱乐理念,可以参考刊登在《读书》杂志1986年6月号的▓“新知文库”简短预告,预告是□□这样说的▓:常识的▓迅速新陈代谢,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近十几年来,各国娱乐网站注意及此,都娱乐了不少先容人文科学新常识的▓通俗读物,供广大读者常识更新之用。很多这一类的▓丛书在国际上声誉卓著。如英国的▓《现代大师》等丛书,大多由名家撰写,言简意深,十分有用。法国老牌的▓《我知道什么?》丛书至今已出近三千种,选题中先容新常识的▓日益增多。

上文所举的▓几种外国例子,都是□□常识小册子的▓形式,这也是□□三联所模仿的▓榜样,但其实这些外国丛书要整齐得多,基本是□□定向约稿。商务印书馆曾引进娱乐了“我知道什么?”,可以说密集怀揣各种生冷常识点,即便现在也很难有能取代的▓同类图书。同一时期,中华书局也在做这种几毫米厚的▓常识小册子,我买过的▓一套“最伟大的▓思想家”就是□□如此,这套译作共45册,也是□□定向约稿。三联的▓新知文库则是□□近乎副产品的▓自选集萃,好处是□□能在更大范围内选取好看的▓读物,坏处是□□略显杂糅。

如果说在上世纪80年代的▓译介大潮下,这些书令人耳目一新,也涌现出不少经典的▓小作品的▓话,那么二十年之后,可能更新的▓内容、更大的▓部头才过瘾。而2006年的▓试行本尽管也算是□□科学小品文集,却依旧用老的▓套路。事实上,在之后的▓改版中,只有《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一本得以保留。当然这也说明这本讲人类如何走出非洲的▓书真的▓经典。

《黑色盛宴:嗜血动物的▓奇异生活》新设计会更好看吗?

大家坐下来反思,首先是□□决定不能放弃,勇气的▓来源有很多。其一便是□□因为此时三联已经有了成功创刊《三联生活周刊》的▓经验,这本刚创刊十年的▓杂志在做了很多本试刊号之后,终于有了稳定的▓发展和长足的▓进步,此时正茁壮成长,处于黄金岁月。

当时分管《三联生活周刊》的▓副总编辑是□□潘振平先生,而新版“新知文库”的▓《娱乐说明》也是□□潘振平撰写的▓。是□□的▓,没错,就是□□今天大家翻开每一本新知文库的▓图书,在文前所看到的▓那一页话。因此参照娱乐说明,大家觉得要改弦更张,避免浅尝辄止,要把丛书做出一定的▓广度和深度来,要更加抢眼。

按照我浅薄的▓理解:增加广度就是□□变大开本,增加深度就是□□挑选厚书,至于更加抢眼嘛,那就重新设计封面呗。果然,黄华主任带着刘蓉林编辑去拜访了阿智,也就是□□娱乐圈里颇负盛名的▓书衣设计家陆智昌,他跟三联合作很多,阿智最大的▓特点就是□□慢工出细活,于是□□很多既心急又追求理想效果的▓编辑,往往“唇焦口燥呼不得”。阿智留给大家的▓设计风格,可以说是□□这套书最大的▓遗产之一。当一些人提出新知文库娱乐到100种之后要不要更换设计时,往往遭遇的▓疑问就是□□:

这一次全新改版,黄华老师选出了不少好书,第一本《证据:历史上最具争议的▓法医学案例》和第二本《香料传奇:一部由诱惑衍生的▓历史》终于厚得像个正常书样了,也陆续加印了多次,为丛书奠定了基础。另一位老编辑张艳华也做了不少新知品种,并在黄华退休后短暂接替了部门主任,随后也退休了。借用两位著名营销人的▓称呼,我把这叫做“华与华”时代,在此之后,另一位新知文库的▓主力编辑刘蓉林也转移了兴趣。一下子,似乎坚持做新知文库的▓只有我了。此时文库也有点青黄不接,感觉要断顿,零星的▓娱乐也显得有些杂糅。好在我最终坚持下来,并带动了一批人来做,新知文库并没有无疾而终。

从零到一百的▓“宿命”

新知文库娱乐到第100种,我从未花钱做过专门的▓营销活动,完全是□□凭着自己的▓理解和兴趣,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回过头来想,领导说“招你来三联,就是□□来做新知文库的▓”这种宿命也有一定的▓道理。我在三联是□□很少见的▓理科生,至少是□□口口声声还在“讲理”的▓理科生——常识面杂,而且翻译水平还不错,对各种“怪力乱神”的▓题目也感兴趣。

不妨举一个例子,新知文库100种中最厚的▓一本就是□□在这种有点孤寂的▓氛围中做出来的▓。它是□□新知文库的▓第25种,名字叫《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是□□美国心理学家菲律普·津巴多在多年之后对斯坦福监狱实验的▓详细解读,前一半是□□叙事,后一半是□□分析。在1971年的▓实验中,津巴多招募了24个经测试心理正常的▓大学生,随机分为两组,一组当囚犯,一组当狱卒,进行逼真的▓角色扮演,结果狱卒开始变得残暴不仁,而囚犯则有的▓屈服,有的▓崩溃,有的▓预谋造反,有的▓绝食抗争。原本预期会很无聊的▓两周实验五天就被叫停了,此后国际组织开始禁止做这种有悖于人性的▓实验。

《路西法效应》下印的▓时候,编辑很担心这本书太长太枯燥,根本卖不动,吓得我咬咬牙首印了6000册,尽管她还是□□担心,但再少就该赔本了。然而此书居然卖了十几万册,梁文道的▓节目《开卷八分钟》还拿这本书进行了讲解。斯坦福监狱实验先后被拍成了三部影片,很多读者称此书最有深度。果然,最厚的▓就成了最有深度的▓。我最初的▓想法只是□□觉得这本书好看,是□□硬货,不是□□很傻很天真的▓鸡汤,而我喜欢的▓,在远方冥冥中也一定会有人喜欢,祖国那么大,让它去闯闯,希翼有人能看到。

这便成为了新知的▓成长模式,也就是□□说,新知文库基本上是□□靠口碑而逐渐被读者认可的▓。因为网上的▓书不齐,大家邮购部经常有读者找上门来希翼配齐书。丛书甚至得到了不少学者的▓推崇,如上海的▓江晓原教授就全品种收藏了三联的▓两大套书:一套是□□从创刊号开始的▓《读书》杂志,一期不落,另一套就是□□新知文库。

冷门书版权都抢光了

翻翻这几年的▓目录,会发现新常识类图书的▓娱乐已如雨后春笋,蔚为壮观,很多娱乐网站也开始大举开拓这一领域。这样的▓后果之一就是□□,这几年看着外版书哗哗地涨钱,冷门书的▓版权都开始不好买了,甚至要竞价才行。我曾经看上一本书,专讲铁锈的▓历史,以前应该是□□没人看得上的▓,现在一询价,“sorry,sold!”(抱歉,已卖!)——版权代理还很得意地加了个感叹号!

我曾经看上过一本讲伦敦大火后重建的▓书,竞价失败后被一家工科娱乐网站买走了,多年后我听说只卖了3000多册,其余化浆了。我凭着对伦敦的▓亲密接触和异常喜爱,在第一时间把它买了过来,终于出在了新知100种之内,就是□□《伦敦的▓崛起:五个人重塑一座城》。

当然,大家自己也存在着跟风现象,或者说初期时在具体做法上也出现一些不同理解。新知文库的▓《口述:最早发现北美洲的▓澳门移民》,我很奇怪原书名根本就没有口述的▓意思,但责任编辑说,当时流行口述史,她认为书名中加上口述二字会变得更好卖。最终结果显示,这本书是□□整套丛书中卖得最少的▓一种。

我将新知文库的▓选材旨趣概括为“新兴话题、传奇故事和普遍感兴趣的▓专门史”,具体来说,我希翼它是□□专著,不是□□文集,而且一个细分领域只选一种。如果已经娱乐了一本讲某话题的▓书,再有类似的▓,哪怕写得更好也不会再收,因此大家选择品种时就会慎重。比如,我觉得“破窗效应”是□□个很好的▓话题,便在英文的▓AMAZON网站上搜索,发现有很多阐释性的▓著作,我就专门挑了这一理论的▓提出人的▓作品来引进,就是□□《破窗效应:失序世界的▓关键影响力》。这本书既是□□心理学作品,又是□□犯罪学作品,还可以说是□□管理学作品,如果非要给它打个腰封的▓话,我觉得一定要叫“城管必读”,太应景了。

如今看到外文书的▓推荐,我会本能地先看看页数,觉得一般没有三四百页,问题讲不透,而一二百字的▓书,往往字大行疏,实际字数则呈指数递减,远远不足一半。当然,也并不是□□说所有的▓薄书都不好,有些小册子如《洞穴奇案》,同样可以卖到十几万册。这本书讲的▓是□□受困的▓探险者,在获救后讨论有没有罪,书中用十四种法律观点进行了分析。

相对于常识本身,我更欣赏的▓是□□想象力。在这100种之中,我有很多心头好,但最喜欢的▓还是□□许靖华的▓《气候创造历史》。此书纵横捭阖,天马行空。许老师此前在三联娱乐过几本书,也算是□□三联的▓老编辑。这本书的▓观点正确与否或许不是□□最重要的▓,但它的▓确启迪思维,让大家宏观认识在气候科学之下的▓大历史,原来一切背后竟有诸般原因,有点动态的▓地理决定论的▓意味。

阅读的▓风潮变了

风潮变了,阅读当然需要改变,这也是□□2005年底三联选题会做出变革的▓内在原因,最终三联做出重大决定:“放弃科学人文,重辟新知文库”。

对比“科学人文”时代和新版“新知文库”时代可以看出:前者更注重对科学发展的▓反思和对科学精神的▓崇尚;而后者更注重新常识、冷常识与跨学科的▓融合,更注重趣味性、可读性与视野的▓前瞻性,其选题范围也重新拓展到社会科学领域。而这种潮流的▓变迁其实又是□□与科技大趋势和社会大环境的▓发展息息相关的▓。

同时,比之“科学”+“人文”这样的▓大帽子,“新知”的▓名字无疑更具有亲和力,它可以既是□□新常识,也是□□新知己。而读书人阅读时候的▓乐趣就像是□□屈原的▓《九歌·少司命》所说的▓:“乐莫乐兮新相知”。当然,大家也存有希翼,盼望读者能通过常识的▓演进领悟其理性精神,通过问题的▓索解学习其治学门径。但是□□,大家不再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灌输,而是□□希翼一切能够润物细无声。我曾经集了唐人的▓诗句来描述新知文库:“积学多深材,新知万里来。休闲倘有素,不应老尘埃。”这四句诗分别出自孟郊、辨才和尚、张九龄、王昌龄之口,概括起译介而来的▓新知文库,自觉十分贴切。

这种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有趣味的▓结合,再加上稳定有序的▓外观,就成为丛书生命力的▓保证,事实上至今为止,新知文库娱乐时间在一年以上的▓品种,平均销量达到20000册以上。在远远无法比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娱乐业黄金时代的▓今天,在大品种丛书中,这种数字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生存才是□□第一要务,存续了,才有资格谈得上打扮,谈得上引领。

但大家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那就是□□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外来的▓和尚”已经培养了澳门读者的▓趣味,那么这些读者的▓需求,甚至读者本身的▓潜力是□□否能激发出本土的▓优秀编辑呢?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因为大家已经见到了部分答案。大家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拓展“新知文库”的▓产品线,逐步推出两个子系列——编号B开头的▓“原创新知”和编号C开头的▓“彩图新知”。毕竟精美的▓图文书也是□□电子娱乐物很难取代的▓,而彩图新知已经娱乐了第一种《珍奇屋:收藏的▓激情》。希翼两个子系列能成为一对翅膀,伴飞左右,甚至带动新知文库更好地遨游,也希翼国内新知类的▓图书蓬勃发展,提高国民的▓科学素养,拓宽思维方式,也激发人们的▓生活趣味,能于细微之处发现美。

责任编辑:袁思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资讯
联系大家技术支撑友情链接免责条款
主办单位: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网站开发维护:威尼斯官网数字传媒有限企业
Copyright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2020,All Rights Reserved
www.theperhaps.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em id="mnrqbt675"><legend id="rvskuf286"></legend></em><th id="sfbljh462"></th><font id="wqmihj245"></font>